案例選登
 
2016年度檢察機關保護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壹)
發布時間:2017/10/8 11:02:57     點擊: ( 291 )

秋葵视频污版下载
  壹、案件事實
  2015年9月至2015年11月,被告人張偉(無業人員)為非法牟利,在未取得寶潔(中國)有限公司商標使用許可的情況下,在湖北省漢川市仙女街道辦事處徐家口村租賃的壹民房內,進行假冒“飄柔”“海飛絲”“潘婷”洗發露和“玉蘭油”多效修護霜的生產和銷售。2015年11月12日,漢川市工商局現場查獲成品假冒“飄柔”“海飛絲”“潘婷”洗發露和“玉蘭油”多效修護霜共計5300余瓶,查獲印有假冒“飄柔”“海飛絲”“潘婷”商標標識的空瓶及紙箱共計2.8萬余個。經鑒定,上述涉案成品洗發露、修護霜價值共計人民幣29萬余元;上述涉案空瓶、紙箱上的標識與“飄柔”“海飛絲”“潘婷”“玉蘭油”註冊商標完全相同。
  二、訴訟過程
  2016年1月8日,漢川市檢察院通過“兩法銜接”信息平臺發現本案後,偵查監督部門派員迅速前往漢川市工商局了解案件情況。檢察機關在走訪調查中了解到,舉報人多次反映張偉的行為系侵權違法行為,漢川市工商局雖然及時查處,但因張偉在查處當天潛逃而沒有將案件移交給公安機關。漢川市檢察院通過調取案件材料、核實證據、走訪相關執法人員後發現,該案符合刑事立案追訴標準,系壹起典型的刑事案件。
  為了防止行政執法機關降格處理,2016年1月11日,漢川市檢察院偵查監督部門向市工商局發出《建議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函》,漢川市工商局收到建議函後於次日將該案移送漢川市公安局。漢川市公安局沒有在《公安部關於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見》規定時間內作出是否立案的決定。1月18日,漢川市檢察院向漢川市公安局發出《要求說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該局沒有按要求書面回復不予立案理由。2016年3月8日,漢川市檢察院發出《通知立案書》通知漢川市公安局立案偵查。3月11日,漢川市公安局以張偉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對其立案偵查,並於同年7月7日將犯罪嫌疑人張偉抓獲歸案。
  2016年8月9日,漢川市檢察院以張偉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對其作出批準逮捕決定。2016年11月3日,漢川市法院以假冒註冊商標罪判處張偉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5萬元。被告人張偉未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上訴,判決生效。
  三、評析意見
  本案的成功監督,嚴厲打擊了侵犯知識產權犯罪,促進了行政執法機關嚴格規範執法,增強了行政執法與司法保護協調配合,營造了良好的法治化、市場化營商環境。漢川市檢察院的做法值得借鑒:
  壹是發揮平臺功能,挖掘監督線索。漢川市檢察院充分利用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信息共享平臺,通過線上發現與線下調查相結合,成功發現並監督本案,有效防止了行政機關對該案以罰代刑和“降格處理”。
  二是依法開展監督,督促規範執法。針對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立案的情況,漢川市檢察院在監督過程中多次與公安機關協商無果,遂依法向公安機關發出通知立案書,有力地促進了公安機關的規範執法。
三是強化跟蹤監督,註重監督實效。本案中,檢察機關既對行政執法機關及時移送案件和公安機關受理案件進行同步有效監督,又適時介入偵查並始終跟蹤監督,沒有因公安機關作出立案決定而終結監督程序。檢察機關就如何取證指控犯罪,如何防止“人頭搞錯”,多次與偵查人員交換意見,列出詳細的取證清單和補充偵查提綱,引導公安機關全面收集、固定證據,確保案件準確批捕、順利起訴和依法判決,取得了良好效果。
■典型案例之二:福建陳飛虎等人假冒註冊商標、非法制造註冊商標標識、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案
 壹、案件事實
  2014年10月至2015年11月,被告人陳飛虎(原上海虎霸電池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以“上海虎霸電池有限公司”名義租賃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壹工業區房間作為生產車間,從江蘇省等地購進光身電池(無任何商標電池),組織工人貼標生產、包裝假冒南孚“聚能環”電池,並雇用被告人程航靜(上海虎霸電池有限公司職工)負責生產工作,雇用被告人李永壽(上海虎霸電池有限公司職工)駕駛貨車接收原材料、發送成品假冒南孚“聚能環”電池給全國各地客戶,共計銷售金額22萬余元。同時,陳飛虎還通過其經營的位於合肥市瑤海區長江批發市場內的“虎霸電池”店銷售他人生產的假冒“南孚電池”,銷售金額19萬余元。
  2013年9月起,陳飛虎持偽造的南孚公司證明文件與被告人曹結渝任法定代表人的安徽省安慶市龍珠包裝有限公司共謀,印刷假冒“南孚電池”標紙。陳飛虎指派公司技術人員到龍珠公司進行技術指導並監督生產。2014年10月至2015年7月,龍珠公司共生產並銷售給陳飛虎假冒“南孚電池”標紙約1000萬張。陳飛虎再以每1萬張280元銷售給河南省新鄉市的客戶,共計銷售假冒“南孚電池”標紙約300萬張。
  二、訴訟過程
  2015年11月9日,福建省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以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對陳飛虎、李永壽等人立案偵查。同年11月11日對上述人員刑事拘留。同年12月16日,南平市延平區檢察院對陳飛虎、李永壽等人以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批準逮捕。2016年6月29日,南平市延平區檢察院對陳飛虎等6人以涉嫌假冒註冊商標罪、非法制造註冊商標標識罪、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提起公訴。同年12月8日,南平市延平區法院判決被告人陳飛虎犯假冒註冊商標罪、非法制造註冊商標標識罪、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七年零四個月,並處罰金36萬元;其他5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壹年零八個月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並處數額不等罰金。上述判決已於2016年12月19日生效。
  三、評析意見
  福建南平南孚電池有限公司系國內知名企業,其所擁有的“聚能環”註冊商標為公眾廣泛知曉。本案被告人生產、銷售假冒南孚“聚能環”電池及標紙,涉及多個省份,涉案人員多,數額巨大,情節特別嚴重,並已形成跨省生產、銷售、購買的“壹條龍”犯罪鏈條。南平市延平區檢察院在辦理該案中,全面審查案件證據,準確適用法律,積極引導取證,強化檢察監督,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審查逮捕階段,在依法從快從嚴批捕的同時,針對尚未查清的裴振新等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的事實,發出詳細的繼續偵查取證意見書,引導公安機關全面收集固定證據,並對偵查機關將陳飛虎、李永壽共同實施犯罪卻分別立案偵查的做法予以口頭糾正。在審查起訴階段,全面厘清了被告人在案件中的地位、作用和涉案金額,特別是細致審查全案犯罪行為後,認為陳飛虎還涉嫌非法制造註冊商標標識罪、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應依法予以追加起訴,不遺漏壹起犯罪事實,確保準確適用法律。檢察機關在此案中的充分履職,確保了準確及時全面追訴犯罪行為,對侵犯知識產權違法犯罪行為形成了有效震懾,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典型案例之三:上海沈澄、黃如偉等人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案
  壹、案件事實
  2013年初,被告人沈澄、黃如偉等人出資註冊設立狂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狂人公司,沈、黃二人為公司股東),租用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區幸福路777號閔傑樓六樓作為辦公場所,並先後雇用朱振亞(狂人公司法定代表人)等人,向上海美橙科技信息發展有限公司租用境外服務器,在全國多地開設、運營百余個互聯網站,將從廣東、福建等地采購的假冒LV、MK、NIKE等註冊商標的商品向境外銷售。案發後,經審計,自2013年初至2015年3月,狂人公司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後,通過國際支付結算平臺收取的貨款為8400余萬元。
  二、訴訟過程
  2015年4月1日,該案由上海市水上公安局立案偵查;同日,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水上公安局在狂人公司福建莆田的經營場所,當場抓獲犯罪嫌疑人10余名。同年5月7日,上海市虹口區檢察院以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對沈澄、黃如偉等人批準逮捕。10月23日,上海市虹口區檢察院將其中11名被告人起訴至上海市楊浦區法院。其間,虹口區檢察院多次就本案的案件事實、證據標準、審計標準與楊浦區法院、審計事務所和計算機司法鑒定部門溝通、確認。2016年7月至9月,楊浦區法院先後對涉案被告人依法作出判決,沈澄、黃如偉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和六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980萬元和900萬元。其他被告人分別判處八個月至三年零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7萬元至38萬元不等。
  三、評析意見
  上海正在全力建設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和亞太知識產權中心,上海市檢察機關作為法律監督機關,通過履行批捕、起訴等檢察職責承擔了重要的知識產權保護任務。雖然本案被告人均為福建人,但涉案公司開設境外網站所租用的服務器在上海,銷售對象全部是境外人士,被侵權的品牌也均為國際知名品牌,對上海的經濟秩序、知識產權法治環境帶來了極大的損害。因此,該案的成功辦理維護了上海註重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良好形象。
  該案作案手法新穎,涉案人數多,涉案金額大,社會關註度高,社會影響廣泛,是近年來上海地區壹起較為典型的借助互聯網實施的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本案犯罪分子反偵查能力極強,導致案件辦理難度大、取證困難,具體表現在:壹是作案區域廣。犯罪分子是通過開設網站向境外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涉案公司為了躲避偵查,將公司各部門分開,間隔壹段時間就會關停壹個網站,開設新網站,防止被壹網打盡,租用的服務器遍及全國各地。二是查獲涉案物品難。涉案商品全部銷往境外,致使難以獲取犯罪原始物品。狂人公司有訂單才進行訂貨,且負責進貨、發貨的渠道部設在狂人公司主要經營場所以外,藏匿在租借的民房中,當狂人公司主要經營場所被公安機關查處後,渠道部立即從租借處退出,銷毀具體貨物證據。三是犯罪金額難以確定。狂人公司通過國際支付結算平臺進入公司實際掌控的多個個人銀行賬戶進行貨款結算,避開了公司賬戶,導致確定最終犯罪金額十分困難。
  辦案過程中,上海市虹口區檢察院第壹時間介入案件,與上海水上公安局研判案件,確定打擊範圍,明確取證方向、固證要點及後期的移送程序,為案件的順利辦理打下堅實基礎。同時,為了準確認定本案犯罪金額,上海市檢察機關整合技術部門、鑒定部門和審計部門的力量,通過對資金的走向,賬戶資金的使用情況綜合分析明確個人賬戶與售假資金的關系,進而確定整個案件實際售假的犯罪金額。此外,本案開庭審理期間邀請了多名全國、上海市人大代表對案件庭審過程進行觀摩評議,彰顯了上海市檢察機關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決心。
■典型案例之四:山東劉飛等人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案
  壹、案件事實
  2012年至2015年期間,劉飛等人從河北省高陽縣的毛巾加工作坊中定制假冒的金號牌和潔麗雅牌毛巾,以淘寶網和阿裏巴巴網為平臺,開設“晨旭純棉毛巾商行”“純棉大世界”等多家網店,銷售假冒的金號牌和潔麗雅牌毛巾100余萬條,涉案金額150余萬元。
  二、訴訟過程
  2015年4月22日,山東金號織業有限公司到山東省茌平縣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報案稱:晨旭純棉毛巾商行在淘寶網上大肆銷售假冒金號牌毛巾,近30天的交易額就達5萬余元。茌平縣公安局於次日立案。2016年2月,茌平縣檢察院以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對劉飛等人依法批準逮捕;7月22日,對劉飛等人以涉嫌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提起公訴。2016年11月,茌平縣法院以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罪對劉飛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20萬元;其他4名從犯分別判處七個月至二年零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上述判決為生效判決。
  三、評析意見
  當前,以“互聯網+”為主要內容的電子商務發展迅猛,這壹新興商務模式在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便捷的同時,也因侵權假冒行為大量發生而備受社會詬病,加大打擊網絡售假力度勢在必行。劉飛等人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系列案件,給“金號”“潔麗雅”等知名毛巾生產企業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品牌價值損失嚴重。茌平縣檢察院在介入偵查時提出“上線下線同步查”的辦案思路,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壹舉端掉5個相關生產作坊,有力地打擊了制假售假犯罪活動,凈化了網絡市場,取得了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壹是引導偵查取證,明確偵查方向。涉案犯罪團夥體系嚴密,上下遊分工明確,假冒毛巾生產者、銷售者、包裝生產者均有涉及,制假、售假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茌平縣檢察院適時介入,立足“上線下線同步查”的辦案思路,針對網絡售假犯罪手段隱蔽、查處取證難度大的問題,建議公安機關對生產假冒毛巾作坊及時勘查、拍照,並調取相關證據,鞏固了犯罪嫌疑人制假、售假的證據鏈條;針對網店經營中“刷單”(用虛假的銷售記錄表示該商品的暢銷)現象比較普遍、銷售金額難以認定的問題,建議公安機關調取發貨單、網絡交易記錄等相關書證多方印證。該案最終成功偵辦、順利訴訟。
  二是註重證據審查,嚴把案件質量。案件提請批捕後,多名犯罪嫌疑人辯解不知道其所銷售的毛巾為假冒毛巾,茌平縣檢察院對該辯解充分重視,通過細致審查相關犯罪嫌疑人的進貨渠道、進貨價格、銷售價格、供貨商證言等證據,層層分析,環環相扣,綜合認定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故意。在難以回避的壹系列客觀事實面前,犯罪嫌疑人對銷售假冒毛巾的事實供認不諱。
  三是提出檢察建議,服務企業發展。茌平縣檢察院辦案中發現,相關生產者之所以大肆制假,除了利益驅動外,也存在“毛巾真假難辨、不易被發覺”等僥幸心理。針對此情況,茌平縣檢察院向有關企業提出升級防偽標識、暢通正品驗證通道、建立網絡銷售授權制度等檢察建議,被相關企業采納,有效防範了制假售假的發生,促進了企業的健康發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