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選登
 
2018年中國法院知識產權經典案例——商標篇
發布時間:2019/3/5 10:47:39     點擊: ( 824 )
秋葵视频污版下载
克裏斯蒂昂迪奧爾香料公司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商標申請駁回復審行政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行再26號行政判決書〕
【案情摘要】 涉案申請商標為國際註冊第1221382號商標,申請人為克裏斯蒂昂迪奧爾香料公司(簡稱迪奧爾公司)。申請商標的原屬國為法國,核準註冊時間為2014年4月16日,國際註冊日期為2014年8月8日,國際註冊所有人為迪奧爾公司,指定使用商品為香水、濃香水等。
申請商標經國際註冊後,根據《商標國際註冊馬德裏協定》《商標國際註冊馬德裏協定有關議定書》的相關規定,迪奧爾公司通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國際局(簡稱國際局),向澳大利亞、丹麥、芬蘭、英國、中國等提出領土延伸保護申請。2015年7月13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向國際局發出申請商標的駁回通知書,以申請商標缺乏顯著性為由,駁回全部指定商品在中國的領土延伸保護申請。在法定期限內,迪奧爾公司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申請。商標評審委員會認為,申請商標難以起到區別商品來源的作用,缺乏商標應有的顯著性,遂以第13584號決定,駁回申請商標在中國的領土延伸保護申請。迪奧爾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迪奧爾公司認為,首先,申請商標為指定顏色的三維立體商標,迪奧爾公司已經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申請商標的三面視圖,但商標評審委員會卻將申請商標作為普通商標進行審查,決定作出的事實基礎有誤。其次,申請商標設計獨特,並通過迪奧爾公司長期的宣傳推廣,具有了較強的顯著性,其領土延伸保護申請應當獲得支持。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均未支持迪奧爾公司的訴訟主張。主要理由為:迪奧爾公司並未在國際局國際註冊簿登記之日起3個月內向商標局聲明申請商標為三維標誌並提交至少包含三面視圖的商標圖樣,而是直至駁回復審階段在第壹次補充理由書中才明確提出申請商標為三維標誌並提交三面視圖。在迪奧爾公司未聲明申請商標為三維標誌並提交相關文件的情況下,商標局將申請商標作為普通圖形商標進行審查,並無不當。商標局在商標檔案中對申請商標指定顏色、商標形式等信息是否存在登記錯誤,並非本案的審理範圍,迪奧爾公司可通過其他途徑尋求救濟。迪奧爾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審,並再審判決撤銷壹審、二審判決及被訴決定,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復審決定。
【典型意義】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並當庭宣判迪奧爾公司立體商標行政糾紛壹案,平等保護了中外權利人的合法利益,進壹步樹立了中國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負責任大國形象。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指出,作為商標申請人的迪奧爾公司已經根據馬德裏協定及其議定書的規定,完成了申請商標的國際註冊程序,履行了我國商標法實施條例規定的必要的聲明與說明責任,在申請材料僅欠缺部分視圖等形式要件的情況下,商標行政機關應當充分考慮到商標國際註冊程序的特殊性,本著積極履行國際公約義務的精神,給予申請人合理的補正機會,以平等、充分保護迪奧爾公司在內的商標國際註冊申請人的合法權益。最高人民法院通過本案的司法審查程序,糾正了商標行政機關關於事實問題的錯誤認定,強化了對行政程序正當性的要求,充分體現了司法保護知識產權的主導作用。此外,優化國際商標註冊程序,是我國積極履行馬德裏協定在內的國際公約義務的重要體現。本案通過為國際商標申請人提供及時有效的司法救濟,全面保護了境外當事人的合法權利。
二、“優衣庫”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與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上海月星環球港店侵害商標權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再396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簡稱指南針公司)與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簡稱中唯公司)為涉案商標的共有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簡稱優衣庫公司)與迅銷(中國)商貿有限公司(簡稱迅銷公司)共同經營“優衣庫”品牌,在中國各地設有專營店。2012年11月3日,株式會社迅銷向商標局申請G1133303號商標領土延伸。優衣庫公司銷售的高級輕型羽絨系列服裝上有使用標識。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依據涉案註冊商標專用權,在北京、上海、廣東、浙江四地針對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和不同門店提起了42起商標侵權訴訟。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中唯公司和指南針公司分別持有註冊商標共計2600余個,其中部分商標與他人知名商標在呼叫或者視覺上高度近似。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曾在華唯商標轉讓網上公開出售涉案商標,並向迅銷公司提出訴爭商標轉讓費800萬元。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壹審判決優衣庫公司停止侵權,駁回其他訴訟請求。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優衣庫公司均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優衣庫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期間查明,迅銷公司就涉案註冊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了無效宣告申請。經商標無效程序、法院壹審、二審,涉案商標被宣告無效。最高人民法院提審後判決撤銷壹、二審判決,駁回指南針公司和中唯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 “申請註冊和使用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針對當前社會上部分經營主體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大規模註冊與他人知名商標近似商標,有目標有預謀利用司法程序企圖獲得不正當利益之行為,最高人民法院在判決中指出,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以不正當方式取得商標權後,目標明確指向優衣庫公司等,意圖將該商標高價轉讓,在未能成功轉讓該商標後,又分別以優衣庫公司、迅銷公司及其各自門店侵害該商標專用權為由,以基本相同的事實提起系列訴訟,在每個案件中均以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及作為其門店的壹家分公司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利用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門店眾多的特點,形成全國範圍內的批量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及其眾多門店停止使用並索取賠償,主觀惡意明顯,其行為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對其借用司法資源以商標權謀取不正當利益之行為,依法不予保護。最高人民法院鮮明地表達了惡意取得並利用商標權謀取不正當利益之行為不受法律保護,對建設健康有序的商標秩序,凈化市場環境,遏制利用不正當取得的商標權進行惡意訴訟具有典型意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