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級動員中心
 
讓潛力數據精準對接戰場需求
發布時間:2020/6/30 16:51:31     點擊: ( 69 )
 秋葵视频污版下载楊曉波、曾濤、賴東威

寫在前面 ?

有人形象地比喻,數據就是未來信息化戰爭的新彈藥。挖掘數據潛力,成為世界各國軍隊的普遍共識和廣泛行動。

數據不僅包括兵力總數、武器參數,而且包括反映戰爭潛力的國防動員潛力數據。挖掘數據潛力,離不開高質量的潛力數據。潛力數據的用處多大?什麽樣的潛力數據最受青睞、不可或缺?

圍繞上述問題,邀請西部戰區某保障隊數據工程師壹同探討,以期為從事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工作的部門提供參考。 

【人物簡介】

○ 吳 鋒:長期從事作戰數據采集、挖掘和運用工作,獲軍隊科技進步三等獎2項、專利1項,榮立三等功1次。

 劉 宇:從事國防動員相關工作14年,帶頭研發的技術成果多次在全軍重大演習中得到運用,榮立三等功1次。


01潛力數據來源於地方,卻是聯合作戰數據的組成部分

 記者:作為長期奮戰在戰區數據建設領域的專業人員,請您談談國防動員潛力數據對聯合作戰的意義?

吳鋒:國防動員潛力數據是反映國家應對戰爭時可動員資源能力的數據,是保障聯合作戰行動、實施作戰支援任務的重要數據支撐。近年來,隨著我軍聯合作戰指揮體制的建立運行,全域作戰理念在各級指揮員中得到牢固樹立,國防動員領域作為全域的壹個組成部分,對我軍聯合作戰發揮的重要支撐作用愈加凸顯。從另壹個角度來講,未來信息化戰爭戰場空間多維、物資消耗巨大,需要平時紮實有效的國防動員準備,以增強持續保障的能力。因此,國防動員潛力數據是戰區聯合作戰數據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同樣是指揮員實施決策指揮的重要依據。

記者:在戰區主戰新體制下,國防動員潛力數據能夠發揮什麽作用?

吳鋒:首先,潛力數據是實施精準動員支援的重要依據。戰區地域廣袤、自然條件復雜,任務部隊分布較為分散,決定了進行動員支援保障必須掌握動員潛力的數量、分布及可動員能力。潛力數據從多個維度描述了潛力資源所能發揮的價值,對於戰區科學確定動員對象、合理分配動員資源、最大程度發揮潛力價值具有不可或缺的意義。其次,潛力數據是動員行動快速響應的重要保障。信息化聯合作戰,時間升值、節奏加快,速度成為奪取戰場主動權的關鍵因素,平時分門別類統計出來的潛力數據為快速調控動員行動提供了基本依據。最後,潛力數據是軍地雙方同向發力的具體抓手。未來作戰既需要諸軍兵種壹體聯合,又需要黨政軍民協調聯動,通過潛力數據可以把部隊所需與地方所能有機結合起來,為前方戰場提供源源不斷的各類保障。

02潛力數據質量大幅提高,提升空間依然很大

 記者:目前西部地區國防動員潛力數據的現狀如何?

劉宇:近年來,在國防動員系統和地方各級統計調查部門的共同努力下,國防動員潛力數據質量有了很大提升。戰區成立以來,每年常態開展國防動員重點地區、重點潛力現地抽檢核查,基本搞清了重點潛力有多少、分布在哪裏、能否動員起來、需要多少時間、依托誰來動員等問題,有力提升了重點潛力數據的準確性、時效性。盡管軍地各級都做了大量工作推動潛力數據保質保鮮,但由於動員潛力數據涵蓋各行各業,體量龐大、結構復雜、類型多樣,數據采集、匯總、傳輸、使用等各個環節縱貫各級、橫跨軍地,很難保證所有動員潛力數據的準確無誤,潛力數據質量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記者:您提到國防動員潛力數據質量還存在很大提升空間,主要包括哪些方面?

劉宇:首先是潛力數據的準確性有待於進壹步提高。常見的問題是某些數據重復率較高。去年潛力信息系統軟件中加入查重校驗功能後,此類現象得到壹定程度糾治,但由於潛力數據體量過大,數據重復的問題仍未完全杜絕。再如,局部高於整體的問題也時常出現。另外,還存在精細化程度不高的問題。在組織動員需求與潛力對接時,發現某些新質領域潛力數據統計不夠精細,僅統計到資源在哪裏、數量有多少,不掌握其具備的相應能力。比如,部隊對於網絡防禦的專業性要求很細,而壹些地方只統計了民兵網絡分隊的人數、所在地區等基本信息,無法判斷其是否能夠滿足部隊所提的動員需求。再如,對壹些企業只統計了產量,而對其產能調查不足,導致對企業的整體能力無法準確評估。

 03既要健全指標體系,又要更新工作理念

 記者:目前國防動員系統統計調查的潛力數據是否能夠滿足部隊需求?

劉宇:總的來看,西部地區掌握的動員潛力基本能夠滿足部隊需求。但部隊需求會根據任務的變化而實時變化,而動員潛力數據是靜態的,體系標準、指標參數固化,壹些小眾的、地域性強的潛力資源可能未進行統計調查。比如,西部方向任務部隊提報小語種翻譯人才需求時,就出現潛力資源滿足不了的情況。解決動員潛力數據不能滿足部隊需求的問題,重點是健全統計調查指標體系,充分采集各類潛力資源信息,保證數據種類齊全、指標完整,實現與部隊各類需求精準對接。

記者:您認為造成壹些數據不夠準確的主要原因是什麽?

劉宇:潛力數據準確性不高,壹定程度上是潛力工作理念存在偏差造成的。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壹是重實物輕能力,當前潛力統計調查主要關註“是什麽”“有多少”,而對“具備什麽能力”“能完成什麽任務”調查掌握不夠。二是重匯總輕更新,目前動員潛力數據每年更新匯總壹次,如物資器材類潛力資源統計偏重於庫存等靜態信息,脫離了大量資源處於流動狀態的實際,數據難以根據實際情況及時更新。三是重協調輕檢驗,為及時獲取各行各業的動員潛力數據,相關部門把主要精力放在溝通協調上,而在數據質量的檢驗上則關註不夠、方法不多。

 04著眼適應信息化戰爭需要,提高潛力統計信息化水平

 記者:如何讓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工作更好地適應部隊需求?

劉宇:動員潛力是為作戰服務的,潛力統計調查工作只有適應未來信息化戰爭需求,才更有意義、更有價值。信息化戰爭的動員對象將由傳統人力動員向科技動員轉變,能力結構將由有形的實物儲備向無形的科技儲備轉變。潛力統計調查也應據此轉變工作重點,從以掌握物資潛力為主,向掌握科技潛力、新質潛力為主轉變;從掌握傳統的衣食住行領域,拓展到掌握聯合作戰專業領域各個方面。同時,充分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等手段,對潛力資源進行動態跟蹤、全程管控、實時更新,為實施精準動員奠定堅實的基礎。

記者:要適應信息化戰爭需求,潛力統計調查工作也應該提高信息化水平,是嗎?

吳鋒:是的。提高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信息化水平既是當務之急,又是長期任務。首先要建立潛力數據自動采報體系,加強基於傳感器自動采集、數據抽取等手段建設,形成常態化的動態數據采集積累機制,及時將地方行業數據轉化為動員潛力信息。其次是開發壹體化的潛力數據管控平臺,實現對數據標準、數據溯源、數據質量、數據安全等問題的立體化管控,確保數據統壹管理、高效運行。第三是建立統壹的數據交換共享體系,實現國防動員潛力數據跨業務、跨層級、跨系統的按需交換和實時共享,以更好地支撐保障聯合作戰。


  上壹篇:沒有了。
  下壹篇:探尋國防動員戰“疫”密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