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建設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軍隊人大代表吳永亮訪談錄
發布時間:2020/5/27 10:28:20     點擊: ( 126 )
       近段時間以來,結合2020年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全國多地在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方面進行積極探索。當前建設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有哪些現實優勢和工作短板?基本要求如何把握?日前,記者就這些問題采訪了軍隊人大代表、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信息中心數據保障室助理工程師吳永亮。

秋葵视频污版下载
吳永亮:大數據被譽為“未來世界的新石油”,每壹個領域都能從中獲益。在打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大數據為搶占防控先機提供決策服務、為控制傳染源頭提供技術支撐,並助力權威信息的實時傳遞、資源力量的合理調配,再次發揮出強大功能。動員潛力數據涉及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既有巨大存量,又有無限增量,運用大數據技術對動員潛力信息的采集、匯總、分析、運用等各個環節進行優化,實現潛力數據價值的最大化,既是大勢所趨,又是當務之急。


記者:目前開展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有哪些現實基礎?
吳永亮:國防動員依托的是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動員潛力數據也來自各行各業。近年來,借助國家大數據戰略的東風,全國多座城市積極參與和推動“智慧城市”建設,各個行業系統也在積極推動大數據平臺建設,各級政務網和各類行業數據平臺不僅擴容增量,而且實現轉型升級,其間大數據技術運用日趨成熟。再者,5G時代的到來也為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帶來了良好機遇,5G技術擁有超高傳輸速率、超大數據容量和超低時延等顯著優勢,5G網絡使動員潛力數據的實時采集、快速分析、精準運用成為可能。可以這樣說,現在到了開啟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大門的時候了。

記者: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涉及軍地多個層次、多個部門,在推進過程中會遇到哪些矛盾問題?
吳永亮:首先是精準采集難。現用的基層手工填表調查、逐級匯總上報的傳統方式工作效率低、誤差大,統計方式比較粗放,數據審查、核實無據可依,缺乏比對審核的機制和信息手段,影響動員潛力數據的質量。
其次是動態更新難。國防動員潛力數據體量龐大、結構復雜,全國每天產生大量數據信息,存量和增量都處於不斷變化中。此次疫情防控初期,通過企業轉產、擴產,全國口罩日產能、日產量壹個月內分別增長5.2倍、12倍,但按照目前的統計調查方式,動員潛力數據難以根據實際情況及時更新。
再者就是融合共享難。動員潛力數據涵蓋各行各業,數據采集、匯總、傳輸、使用等各個環節縱貫各級、橫跨軍地,而有關部門和行業系統的數據格式往往互不兼容、內容條塊分割,要按照大數據的要求將與國防相關的數據整合起來、融為壹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近兩年,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在安徽省開展動員潛力信息交互試點,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國家和省級30多個行業系統實現了潛力信息實時交互,但要實現國家層面與行業部門全覆蓋、試點經驗向各省(區、市)全域推廣,還需要軍地各級共同發力。

記者:您認為影響和制約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的最大障礙是什麽?怎樣將其破除?
吳永亮:當前,影響和制約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的最大障礙是相關職能部門和行業系統的信息壁壘,核心是體制機制問題。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作出了深化國防動員體制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我們應當抓住這壹重大改革機遇,及時修訂國防動員法、統計法等法律法規,進壹步健全國防動員潛力數據供給審核制度,從法規層面強化對各級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民間團體等向動員潛力統計調查部門開放共享數據的剛性約束,進壹步厘清軍地權責,突出政府主體責任,推動建立“政府主導、國動委統籌、統計部門組織、行業主管部門按職負責”的工作機制。目前,有些地方政府將動員潛力統計調查與征兵、民兵工作壹並納入績效考核體系,已經起到明顯的促進作用。


記者:剛才我們談了體制機制問題的破解之策,那麽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在技術上存在哪些問題?
吳永亮:大數據本身就是壹種技術,建設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也難以避免地會遇到壹些技術問題。目前最為突出的技術問題是軍地指標體系不壹致、難轉換。由於軍地雙方往往對同壹事物的描述不盡相同,因而在動員潛力的采集、報送過程中經常出現“要蘋果給鴨梨”的現象。
為防止因理解上的偏差導致數據統計上的錯誤,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歷時兩年多時間,研究編制了《國防動員潛力指標體系》,在搞好國家標準、軍隊標準、行業標準的銜接轉換上進行了積極探索。但編制完成的指標體系也不是壹成不變的,需要根據戰場需求和市場發展,不斷地進行修改和完善。同時,各級、各部門在與國防相關的數據建設項目立項時,應當報動員潛力統計調查部門審核,從頂層設計上確保動員潛力數據采集、報送標準的統壹,努力做到既利於地方采集,又利於軍隊使用。


記者:同地方行業大數據壹樣,建設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也需要壹個平臺作為支撐,您認為這個平臺應該怎樣構建?
吳永亮:建議將國防動員潛力數據建設納入國家大數據戰略,依托政府各級網絡數據中心,建立國家、省、市、縣四級國防動員大數據平臺,接入國防動員指揮系統,打通軍地數據融合通道。同時,研發部署國防動員潛力信息交互系統,接入交通、醫療、食品、網信、科技等各類大數據平臺,實現動員潛力數據的實時收集匯總、科學比對分析,有效破解跨系統、跨行業的信息融合難題,為優選動員方案、調配動員資源、調節企業轉擴產能力等提供有力依據。


記者:您能談壹談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應達到的目標嗎?
吳永亮:國防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的目標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變化,但它有壹個基本定位,這就是要實現動員潛力的實時采集、動態更新、精確查詢和智能挖掘,為動員行動提供可靠的數據支撐。比如,長期以來動員供需配給主要靠人力完成,屬於“概略瞄準”,不是“精確瞄準”。動員潛力大數據可將各類數據信息聯結成“動員雲”,供需雙方可依托其實現供需資源實時匹配、在線下單,經由大數據中心統籌調配,分門別類傳遞給生產、倉儲、物流等相關保障單位,實現從市場到戰場、從工廠到前線的直達式供給,充分滿足各類動員需求。
在疫情防控中,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建設的速度,3000多家企業跨界轉產防疫物資的熱度,全國人民支援湖北、武漢的力度,讓我們看到了日益增強的綜合國力。而通過動員潛力大數據建設,必將加速綜合國力向動員實力轉化的進程,為打贏未來戰爭提供堅強有力的保障。對此,我們充滿信心。

                                                                                                                       文章來源:中國民兵新媒體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