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道
 
轉:痛悼!楊千裏將軍,獻身通信,高山仰止!
發布時間:2020/3/31 10:59:21     點擊: ( 396 )

 驚悉: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通信部副部長、著名通信技術專家,軍事通信裝備科研管理專家,中國衛星通信主要開拓者,衛星通信總體設計專家楊千裏少將,因病醫治無效,於2020年3月11日1時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1984年,時任國防部長張愛萍曾為總參衛星通信地面站題詞:“通天蓋地”。
楊千裏同誌作為我軍和我國衛星通信的科研專家和負責人,正是“通天蓋地”系統的奠基人之壹。
秋葵视频污版下载
    楊千裏出生於1933年10月12日,祖籍江蘇省江陰縣(今江陰市)人。


    高中時期的他對文學很感興趣,參加過黃河大合唱,還在話劇《雷雨》中扮演過周樸園,後來受到物理老師的影響,開始有了科學救國的意識。
    1950年,楊千裏參加了三個片區的高考,綜合考慮後最終選擇就讀於南京大學的電機系。1950年夏,楊千裏通過高考進入南京大學電機系。
    入校不久,朝鮮戰爭爆發。從小的良好教育讓楊千裏意識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1951年,他毅然報名參軍到了張家口,被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委工校無線電工程系錄取。


    也正是這個轉折,他與國防通信專業從此結下了不解之緣。
    當時畢業生只有門門功課都拿到5分,才有資格被授予上尉軍銜,他就是那壹屆全校僅有的四個上尉畢業生中的壹位。
    “那幾年在軍委工校的學習生涯對自己各方面都是很好的歷練,為後來走上工作崗位鋪下了堅實的基石。”他不無感慨地說。


    因為學生時期表現突出,評為壹等優秀學員,並加入中國共產黨,1956年,楊千裏畢業留校任教,被分到了無線教研室裏的軍用機教研組,壹同共事的還有陳太壹、樊昌信兩位老師。
二、初試鋒芒,填補國防流星余跡通信空白
    20世紀50年代末,流星余跡通信受到各國軍方註意。它是利用流星穿過大氣層時形成的短暫電離痕跡對無線電波的反射或散射實現的遠距離通信,生存能力強,抗毀性強,是當時國際公認的現代戰爭通信的重要手段。
    1958年,楊千裏隨軍委工校從張家口搬遷至西安(學院更名為:西安軍事電信工程學院,即西軍電 )後,楊千裏參加並承擔了流星余跡通信研究項目。
    他牽頭建立中國第壹條1000多km流星余跡通信試驗電路時,同項目組其他人員壹起,進行了大量的試驗、測試、統計、分析,掌握了流星余跡電離強度、對電磁波散射或鏡面反射的機理,隨季節及晝夜的變化規律。
    他參與組織翻譯的1957年和1958年美國PIRE雜誌刊載的關於流星余跡通信系統文集,在該項目研究中發揮了重要參考作用,成為該項目開展研究的重要依據。
    1962年,他主持研制的西安至北京1000 多千米流星余跡通信試驗獲得成功。受到軍隊和國家有關部門的肯定。
    他擬制的流星余跡通信系統技術論證報告、系統總體設計及分系統指標報告,為西安軍事電信工程學院後來深入研究並取得重要成果奠定了壹定基礎。


    1963年,楊千裏隨西軍電無線電系,搬遷至重慶通信兵通信工程學院。
    “文革”後,1968年他被扣上了“走白專道路”“反動學術權威”“階級異己分子”的帽子。
    面對如此的境況,他卻沒有消沈,先後編寫出版了《金屬工藝學及無線電機大修》《單邊帶通信》《接力通信》《無線電接收噪聲理論》《通信臺站設計與建設》《晶體管發射機》等專業教材。
    1969年楊千裏被平反,恢復黨籍。同年底,下河南“五七”幹校。
三、櫛風沐雨,成為軍事衛星通信系統工程開拓者
    1971年5月,楊千裏從“五七”幹校調至北京中國通信工程研究院科技部,即中國人民解放軍通信兵部第19研究院,任工程師。
    楊千裏與其他科研人員壹起探索開發中國模擬式、數字式衛星通信地球站。即代號“706工程”的衛星通信中央站、地區站、遠望號船站、艦載站和艇站等系統及衛星有效載荷的研究設計工作。
    那壹刻起,就又執著地開始了他夢寐以求的事業。


    1975年3月31日,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批準了《關於發展我國衛星通信問題的報告(代號“331工程”)》。
    楊千裏由此參加了中國第壹代衛星通信系統工程的研制工作。
    在組織指導全系統聯調期間,他既參與系統操作、設備連接、問題及結果分析等工作,又組織第壹批國產衛星地球站的設備安裝與技術協調,及時解決了昆明站的常溫參放噪聲溫度不均勻、烏魯木齊站15m玻璃鋼天線面板安裝精度低及波導損耗大等問題。
    1977年,楊千裏被評為第19研究院科研標兵。
    1978年,楊千裏作為中德“交響樂”衛星合作中方技術協調人,成功組織了中國北京、石家莊、南京等地衛星站的對接聯試,並與聯邦德國萊斯廷衛星站等召開了衛星國際電視會議。
接著,他又組織完成了與歐洲國家通過衛星進行的計量研究項目以及國外相應機構原子鐘時頻基準比對項目。
    該項目被國防科工委授予國防工業重大革新壹等獎。
    1980年2月,以楊千裏為團長的中國“交響樂”衛星試驗代表團赴聯邦德國柏林出席國際“交響樂”衛星試驗總結大會,他作了題為《“交響樂”衛星試驗在中國》和《“交響樂”衛星試驗中的信號起伏分析》的研究報告,受到與會各國專家的高度贊譽。
    在建設衛星地面站的任務中,由於該工程規模大、技術新、涉及面廣、組成復雜,最初考慮此任務由地方有關部門承擔,但他們對我國自行發射通信衛星信心不足,不願承擔此項任務。


總參衛星通信地面站主機樓基建施工中


    於是國務院、中央軍委於 1977 年正式下達了“加速北京、昆明、新疆地面站建設”的通知,軍隊即承擔此項建設任務。


    楊千裏授命出征,在有關部門指導協調下,在昆明軍區、新疆軍區及總參第壹通信總站抽調人員,組成臨時機構進行籌建,於 1982 年建成3個地面站,1984 年又在拉薩建了壹個地面站。
    1984年4月,我國第壹顆地球同步軌道通信衛星發射成功後,楊千裏組織已建成的北京、昆明、拉薩、烏魯木齊4 個站衛星通信地球站迅速捕獲到衛星信號,並組成軍隊衛星通信系統進行試用。


    中央軍委、國務院的領導都先後到北京地面站現場觀看,並親自用衛星信道試通電話。
    隨後,楊千裏又指導組織各大軍區、軍兵種及部分海邊防守備部隊,陸續建成不同類型的衛星地面通信站,並組織總參通信部工廠自行成功地制造了壹個移動衛星地面站,使衛星通信逐步成為軍隊重要通信手段。
    80年代末,軍委決定建立軍事衛星通信系統。楊千裏受命主持軍事衛星通信系統的立項、綜合論證、型號研制和總體技術指標及方案的制訂與協調,相繼擔任應用系統總師和工程副總師。


    擔任應用系統總師期間,他力主采用使衛星通信易於實現"動中通";采用系統設置密鑰自動分發措施,實現壹字壹密、壹話壹密,確保了通信的安全保密;采用改善衛星通信網絡管理及信道分配軟硬件平臺可靠性等辦法。
    該應用系統投入使用後,性能達到設計要求,榮獲軍隊科技進步獎壹等獎。
    擔任工程副總師期間,他對整個工程,尤其是運載火箭與應用系統精心指導,註重解決星地壹體化抗幹擾實用系統及其實用方案中的各種問題。
    他還組織各類地球站反復進行集中、分散及全網大聯試,成功地使業務測控系統首次在地球站全面開通,為新壹代軍事衛星通信系統投入使用奠定了基礎。


上圖左壹為楊千裏,右壹為時任李鵬副總理


    在此基礎上,他又投入到中國同步衛星通信系統的續建工程之中,經過10年的不懈努力,參與指導建成大、中、小型地球站800多個,為基本建成中國同步衛星通信系統作出了重要貢獻。
四、披肝瀝膽,為加速通信裝備現代化建設
    1978年,楊千裏作為組織領導者,提出了國防通信自動電話網、保密電話自動電話網、數據自動交換網和機動通信系統,即“三網壹系統” 通信裝備體制的構想。

 在模擬技術體制的網絡環境試制中,他創造性地提出利用高速調制解調開設數字網、建設分組數據交換網、以節點組網替代傳統逐級組網,並與戰術無線電臺網相結合等主張。


     逐步形成了“三網壹系統”的通信裝備發展體制規劃,後被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通信條令》。


    1980年2月-1982年7月 任總參謀部通信部科技部副總工程師。1982年7月-1984年1月 任總參謀部通信部科技處處長。


    1984年1月-1991年7月 任總參謀部通信部副部長(分管科研、裝備、訓練),兼任總參謀部通信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副主任。


    總參謀部通信專業高級職稱評審委員會主任,總參謀部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


    他作為總參通信部領導,勇於創新,多謀善斷,作風深入,先後組織了全軍通信科研、裝備發展規劃、計劃的制定與決策,全軍通信裝備研發、試驗、鑒定、采購管理、系統建設等。


    此期間,楊千裏作為“國防通信網優化”的科研領導和主研人,組織科研部門和研究單位對國防通信網和機動通信系統進行了計算機模擬、業務量分布情況分析以及網絡優化等系統研究,有效地推動了國防通信網絡系統的縱橫發展。


    此期間,他組織領導了全軍通信兵教育訓練、學術理論研究、通信兵作戰條令條例制定、全軍通信部長戰役集訓、全軍戰役通信演習、通信兵訓練檢查考核等。

為推動全軍通信院校教育、部隊訓練、學術研究等工作,發揮了重要領導作用。


    他還深入部隊壹線,調查研究,真抓實幹,作風紮實,贏得部隊壹致好評。

 1988年楊千裏被授予少將軍銜。
五、老驥伏櫪,讓人生的每壹刻都綻放出光彩
    1991年7月,楊千裏退出領導崗位,改任總參第61研究所研究員,先後擔任軍事通信衛星工程副總師。


    兼任國務院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專家組成員,中國電子學會副理事長,中國通信學會常務理事,學術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國防通信技術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市政協委員。
    還兼任衛星有效載荷專業組成員,衛星應用專業組成員,軍用儀表專業組成員,多所大學和研究所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委員,跨國電機與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高級會員、北京分會執行主席。
    被北京大學等10余所大學特聘為兼職教授與博士生導師,並被中國證監會、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中國衛星通信廣播集團等多個單位特聘為顧問或技術專家。


    在此期間,他主持的"國防通信網建設理論與應用研究"項目,1997年獲軍隊科技進步獎壹等獎,1999年獲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優秀成果二等獎。牽頭承擔的"國防通信網建設研究"項目,1998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三等獎。

 1999年,被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專業技術重大貢獻獎"。


    主持的軍事通信衛星應用系統項目,2001年獲軍隊科技進步獎壹等獎。還被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和國防科工委授予"軍三星工程研制建設先進個人"。並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優秀成果二等獎。


    他曾任國務院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專家組成員、中國國際咨詢工程公司顧問;他多次參加國家及部委通信網建設發展的論證,提出了諸多重大建議和建設性的意見。200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國防科工委授予他“軍三星工程研制建設”先進個人稱號。


    盡管他年事已高,至今仍在甘當人梯,數十年來為國家和軍隊培育出了許多優秀的衛星通信專業人才。他受聘於北京大學等十幾所大學做兼職教授、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著國際學術團體和國家研究院、所的專家和顧問。
    年邁的他經常參加中國電子學會、中國通信學會、中國宇航學會、國際電氣及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等學術活動。自20世紀90年代末,楊千裏連續20余年擔任中國衛星應用大會主席。

 他曾在組織中國衛星應用大會會議程序時,把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引入大會的主題,高效地促進了衛星通信技術發展與成果交流。
    楊千裏在任職國際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終身會員兼任中國分部執行主席、聯合國亞太區經社理事會空間技術應用組衛星通信推動協調員期間,為促進亞洲國家間的衛星通信發展和技術合作做出了重要貢獻。
    晚年的楊千裏精神仍是那麽飽滿,心態仍是那麽豁達,工作起來仍是那麽忘我。初識他的人,誰能想到眼前的他卻是壹個多年前胃部被切除了80%的癌癥患者。


    了解他的人,無不佩服這位衛星通信科學技術領域的長者,盡心竭力為國家“863計劃”、“973計劃”、“自然科學基金”、“探月工程”、“火星計劃”等重大項目建言獻策。
    他說,人活著就要多做點事情,他要讓他的人生每壹刻都綻放光彩。


    “認真做事,做得更好”,這是訪談中楊千裏常掛在嘴邊的壹句話。他這壹輩子,也是這樣身體力行的。
楊千裏同誌的逝世,使我國失去了壹位傑出的通信領域專家!
楊千裏同誌的逝世,也使我軍失去了壹位優秀的專家型領導!


《同赴西藏建衛星站》
史祥彬
統帥發令建衛星,
電視通信共軍民。
踏遍拉薩選優址,
軍地協同終建成。

 註:331工程是毛主|席、周總理親自批準的。總部決定先建北京、新疆、西藏、昆明4個站,故通信部派通信、科技處的我和楊千裏等幫助西藏建站。


《悼楊千裏同誌》
鄭祖輝
病疫控防中,
噩耗突降臨,
楊公駕鶴去,
老淚濕滿襟。


千裏之行,始於足下;
千裏駿馬,騰飛天涯;
千裏音貌,總難忘下;
千裏為人,盛贊偉大。


《深悼楊千裏副部長》
李國玉
將星衛星,
      長空千裏相輝映;
做人育人,
       世間百代且流芳。


《悼千裏》
李旺
   良將楊千裏,
   德才誰能比?
   身獻通信兵,
   英名軍史記。


《悼英靈》
    劉顯林    
驚悉將星千裏去,
感念忠魂循衛星。
三軍仰望雙星舞,
萬世流芳長空行。


《 悼千裏 》
 姜戈夫
桃李遍五洲,
    寸草心追思千裏。
電波通四海,
     浩然氣宏揚萬代。


《挽堂哥聯》
楊冶
通訊領袖 壹身正氣 惜將星殞落
雷達英才 兩袖清風 痛弟妹悲聲
楊省 楊悅
青山綠水   長留生前浩氣
蒼松翠柏   堪慰逝後英靈 
 

願楊千裏將軍壹路走好!
   圖文編輯華山穹劍。 

?